手機版
       

歲月的書簽—蘇雪林日記中的七七八八(3)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數月後,時局驟變,蘇雪林辭武大教職到上海,那時胡適在滬正準備出國,蘇雪林3次拜訪。“胡先生對待我非常親熱,說我寫的那封勸他快離北平的信,太叫他感動了,”此後天各一方。數年後,胡適到臺灣,蘇雪林與他在公眾場合見過多次面,但“始終不敢上門去謁”,只在某年末“附在錢思亮等人後出名宴請,始得稍稍說話。”50年代末蘇雪林正在做屈賦研究,胡適時為“中研院院長”,為申請長期科學研究會經費事,蘇雪林常致信胡適並得到支持。溫而厲的胡適也曾在做學問的“嚴謹”上和“談話的分寸”上給其善意的提醒和指導。

    蘇雪林讀書博雜,她不欣賞手邊的原本《紅樓夢》,認為“文筆實在不甚清爽,但詩詞則不錯,豈文章被脂硯齋改壞乎?”(1959.2.28)又批評該書:“不通文句簡直俯拾即是。”判言“曹雪芹如此不通而浪享盛名二百年,豈不可怪可笑?”(1960.8.4)她又讀高鶚續作,寫了篇2萬字長文《請看紅樓夢真面目》,她認為“高氏續作有收斂無發展。完全是結束文字,……筆力至大,文思至密,尤其是黛玉病死,寶釵出閣用倒筆,誠為千古未見之格局,亦千古未有之大文,勝史記、漢書十倍。紅樓夢之所以成為名著,皆恃高鶚續文,否則雪芹原文何價值之有?”(1960.8.20)。她又寫《世界文史第一幸運兒——曹雪芹》。詎料,文章發表後,胡適在致蘇雪林的信中斥曰:“你沒有做過比看本子的功夫,哪有資格說這樣武斷的話!”“你沒有耐心比較各種本子,就不要做這種文字。你聽老師好心話吧!”(《胡適書信集》下冊,北京大學出版社)蘇雪林感到胡適“似頗動氣”,“謂我收羅版本不全,俞平伯校本尤一字未閱,不配談紅樓,又暮年體力與耐心也不足以做需要平心靜氣的文章!”蘇雪林遭棒喝後,始知自己寡陋,“乃答胡老師一函,告以決意不再談紅樓了,請他放心。”(1961.10.5)若幹年後,一紅樓夢研究者出評論集,邀蘇作序,蘇拒絕,後改請林語堂。4個月後,胡適心臟病突發去世,蘇雪林“宛如晴空霹靂,使我心膽俱落,驚定,悲從中來,掩面大哭。”(1962.2.24)旋於當晚預訂車票,次日晨趕赴臺北,作最後的告別。用七尺白布書挽聯一副:

    提倡新文化,實踐舊德行,一代完人光史冊

    武士死戰場,學者死講座,千秋高範仰先生

    

    


微博評論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