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歲月的書簽—蘇雪林日記中的七七八八(9)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蘇雪林正直、耿介。95歲時,報上捧她:“健筆耕耘八十載,春風化雨六十年。”她鄭重地提出更正:“所記誤點頗多,寫了四頁函,提出四點更正。不願接受名不副實的浮名。”她吃過與學生“作對”,反被學生作弄的苦頭,但在發現學生考試作弊的不端行為時,仍照章懲戒。蘇雪林尤在愛國上更不落人後。早在1915年中學時代,她從報上獲知日本提出並吞中國的二十一條時,即憤然作詩明誌,寫在戎裝照片後面:

    也能慷慨請長纓,

    巾幗誰雲負此身。

    磨拭寶刀光照膽,

    要披巨浪斬妖鯨。

    抗戰歲月,她毅然將全部積蓄和陪嫁兌換52兩黃金,捐給國家。即令到臺北後,愛國之心亦不變。她堅決反對臺獨,在日記中反映十分強烈,曾撰文《割除毒瘤》痛斥臺獨。“今見郝柏村院長談話,謂臺獨為癌病,必須割治消毒,方可保全生命,似乎我那篇《割除毒瘤》文章已產生影響。”(1991.11.20)她借他人之口挑明李登輝“他有臺灣獨立建國日期表”。(1994.11.21)“今日上午看報,立委選舉,國民黨獲得八十余席,民進黨獲六十余席,新黨獲二十余席。我對政治已毫無興趣,但民進黨居然獲得如此多席則出意外,想將來立院有得鬧,並非好事。”(1995.12.3)1996年“總統”大選前夕,李登輝為裝門面,與妻曾文惠作禮賢下士狀登門拜訪蘇雪林,贈款送酒,媒體爆炒一陣。面對“李登輝果然當選”,蘇雪林詫異,在日記中又寫道:“但新奇怪者,彭謝乃民進黨,即臺獨黨,何以得票如此之多?此可大慮。”蘇雪林以好罵人出名,80年代初,她給大陸親友匯款,臺北“國防部”特工上門,稱寄錢助“匪”區,是“資匪”。她憤怒:“你們國民黨自己無能,把大陸斷送了……還不許我做這小小的救濟嗎?”(見《浮生九四》)她素以“反共反魯”者自居,時有惡意調侃和瞎罵。例如,她姐姐寄錢時不慎跌斷腿,她便借題發揮,莫名其妙地罵是共產黨害的。不過晚年對大陸的認識有所改變:“從電視上,觀其建築、衣服均甚華美,大陸今不窮矣”,質疑“淑年把大陸說得像人間地獄一樣,大概是她故鄉的光景。”(1990.4.18)茅盾逝世,她寫了篇回憶文章,《人民日報》適時作了轉載,她的著作始漸在大陸出版,“看大陸百花系列蘇雪林散文選集序言,對余備極頌揚”,“余在大陸四十多年,無人提及,等於死滅,今忽被人揭發,大肆揄揚,亦意想不到之事也。”(1991.8.16)甚欣。有趣的是共產黨她罵,國民黨她也罵,連她最崇敬的蔣“總統”也罵:“如日中天的運氣,已被蔣介石作盡耶。”“自己窮蹙一孤島,雖四十年中享安寧之福,究竟是小朝廷,連東晉南宋都比不上!”(1994.11.18)盡管李登輝妻子曾文惠以個人名義捐助蘇雪林學術基金會100萬臺幣,但他們前腳剛走,後腳她又罵李登輝的一些舉措“不啻幫民進黨的忙”。大嘆“國父辛苦建立之中華民國將被推翻,國民黨亦將消滅,臺灣必歸並於中共。”(1996.3.24)周作人是她的老師,但她亦不甚喜,“因他失身事敵,昧於民族大義。”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