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歲月的書簽—蘇雪林日記中的七七八八(12)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蘇雪林喜歡小生命,最大的愛好是養貓。在400萬字的日記中,寫貓多達數百處,拼接起來足有三四萬字。她養貓50年,收留流浪貓多時達十數只,為貓選巢,為病貓餵奶,與貓逗樂。日記中有許多生動有趣的描寫,限於篇幅,割愛。只選日記一則,足見其憐愛之心:“余近來總是疲乏,想大限將到。若死於貓前,乃貓之不幸,若死在其後,則為貓福。”(1989.7.20)也偶養過狗。侍花頗多,多為人送,精神好時,把門前小院打扮得花木扶疏。園內還種過木瓜,侍弄頗殷,因她自號“木瓜”。

    我極少看到她真正休閑的日記。印象中只有那麽一次,是某日她見曇花欲綻,靜佇花前,觀賞曇花一現的全過程。

    蘇雪林善對弈,當在大陸歲月,棋藝水平相當高。她喜酒,亦常微醉入夢成仙。嗜茶(不忍寫她垂暮時泡茶倒不出陳茶葉時之悲狀,更不忍心寫她晚年“壽則辱”的種種慘景)。亦抽煙,不多,用於提神。八十高齡時想戒,但師友常禮贈,又復燃,直至百齡。

    蘇雪林說她倒黴一輩子,“一輩子被人罵死”。平時狀如木瓜,笑臉少,但不乏幽默。給人印象深的是82歲時寫的“人到我現在這樣的年齡,固無日無時不準備閻魔老子拘票之到來。”她說錯了,直到20年後的1999年4月21日她才緩垂下人生大幕,回歸自然。

    情感大世界

    蘇雪林的情感世界是豐富的、多元的。天空有陽光有陰霾,日記中的後50年更是如此。與師友的情感是她精神的支柱。友輩如當年留法和珞珈時代的故舊:潘玉良、方君璧、謝冰瑩和淩叔華、袁昌英,他們都曾在經濟上或心靈上給過她幫助和慰藉。相處時間最長、過從最密的是謝冰瑩,情感最深的是袁昌英,袁在大陸過世後,蘇雪林寫悼文稱其為“生平第一知己”,弘揚其德藝,還四處張羅為其在臺出版遺著《孔雀東南飛及其他》,並把這種感情延續到袁的女兒楊靜遠身上。到臺後結識的朋友中當屬唐亦男,唐是蘇氏日記中出現頻率最多之人,有千次之多。唐氏50年代初是她在師大教的學生,後為同事,亦生亦同事亦友一輩子。唐待蘇似老母,幫助買米打油,陪她談心,侍她外出,為她張羅書籍的出版、校稿,出書後又幫其推銷,成為其“拐杖”。實際上唐已成為蘇晚年的監護人。唐突破重重阻力,斡旋奔走於兩岸,於蘇101歲時幫她圓了回鄉探親的夢;蘇逝世後,唐張羅財團資助,主持召開兩岸蘇雪林學術研討會,並扶靈葬骨於故裏,為蘇的百年人生畫了圓滿句號。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