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潘光旦的人文情懷(3)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作為教育家的潘光旦,他愛校如家。梅貽琦的著名文章《大學一解》就是潘光旦起草的。1935年在清華教務長任上,他嚴守校規,不徇私情。一次安徽省主席劉鎮華寫信給潘,想讓兩個兒子到清華旁聽,他婉拒:“承劉主席看得起,但清華之被人瞧得上眼,全是因為它按規章制度辦事,如果把這點給破了,清華不是也不值錢了嗎?”無獨有偶,14年後,潘光旦又接到一項同類托請。“與沈衡老(沈鈞儒)談起其孫來清華旁聽事;此事衡老循其孫之請,轉托高教會對清華指令辦理,於法絕對不妥。”“今衡老以人民最高法院院長之地位,作此強人違例之舉,不僅對清華不利,對己亦有損令名,而高教會肯以指令行之,亦屬太不檢點;余旨在勸衡老收回此種請求,渠似不甚領悟,甚矣權位之移人也。”(1949年10月28日日記,《潘光旦先生百年誕辰紀念文集》第98、99頁,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2000年版)數月後,沈老的孫子又攜書往潘宅商討旁聽事。“……余就此舉對各方面之不利剴切言之……至余或因此而開罪衡老,開罪於當今之大理,則不暇計及矣。”(11月9日日記,同上)其實潘光旦當時已不在其位,大可一推了之,但他為堅決維護清華的制度,積極地說服當事人,不怕得罪人。他是一位剛正不阿,不識“時務”者!

    潘光旦以嗜書如命而聞世。在清華圖書館長任上,病退的高女士將自己收藏的一大批歷代婦女著作送他。他不據為己有,連同自己的這方面藏書一並捐了。

    作為教師的潘光旦,他熱愛學生。他喜歡演講,還愛和學生互動,使學生有如沐春風的喜悅。不但在課堂上與學生交流,學生還可以自由地到他家去討教。大事小事“他總是誠懇地替你解答。”學生說“潘先生的為人也同他的圓圓的臉一樣的和藹可親”。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