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潘光旦的人文情懷(4)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對待學生運動,身為教務長的潘光旦雖然同情學生們的愛國熱情,但不得不考慮學校當局負有保證學生安全與讀書之責,深恐與警方發生衝突造成慘案。1935年的“一二•九”運動時,他與校長梅貽琦聯手,一面與軍政當局周旋,一面勸阻學生“稍安毋躁”。當時有人傳謠,說潘光旦向憲警提供學生名單,以致有學生圍攻他,有人搶走他的雙拐,讓他“獨立”。校長梅貽琦站出來,向同學做了解釋。當事人錢偉長的回憶最為可信:“他做教務長,每次我們都找他面談。他很能講道理,潘先生有這個特點,總能講一套道理。道理講完了學生不滿,我也很不滿。可是完了以後他總把我留下,因為我屬於研究生,是留下的,偷偷地告訴我一句話:‘你們聽了就過去了,學校並不是完全反對你們的,不過外頭不要宣傳,我們做緩衝的人。’他是這樣一種態度,做緩衝的人,保護青年的人。他說:‘我們還得對上頭,對南京講話。’老是這一句話。所以他對學生運動的人總是講而不處分的,一般是不處分的,就開除過兩批學生會主席,都是開除以前先把他們安排好了,走了再公布,貼個名單對付南京,另外再選幾個人出來就行了。所以我們那時候學生會主席換得很快。這是潘先生的情況。從這裏可以反映出來,他雖然作了教務長,不得不為當局講幾句話,可是他是很有分寸的,不是迫害學生的。這一點很重要。”而鮮為人知的是,在軍警包圍清華園時,戴中(黃葳)曾帶別的學生一起藏在他家的天花板上。

    他有一句名言:“不向古人五體投地,也不受潮流的頤指氣使——只知道擇善而從,擇不善而改。”

    “光旦秉性溫和忠厚,論語上說的‘溫、良、恭、儉、讓’諸美德,他可以當之無愧。”他的同學、燕京大學校長梅貽寶如是說;“其為人也,外圓內方,人皆樂與之遊”,因此是“我所敬愛的人物”,老同學梁實秋如是說。

    在眾多的朋友中,潘光旦與費孝通之間有點特別,他們亦師亦友。費孝通卒業於清華大學研究院。1938年由英倫返國在昆明由潘介紹加入民盟,兩家又長期比鄰而居,後在中央民院成了“難師難徒”。費孝通自己說,“我應當是他學生中受益最深的一個”。費稱贊他的性格是“牛皮筋”,“屈不折,拉不斷,柔中有剛;力不懈,工不竭,平易中出碩果。”費視他為活詞典,說凡不知道的事情,不查詞典,去問問潘光旦,一問就明白。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