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潘光旦的人文情懷(6)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我們平時從照片上看到的潘光旦,是穿一件皮夾克、戴一副深度眼鏡,嘴銜一只大煙鬥,拄著雙拐的形象。有一只煙鬥是他的所愛,是用老竹根打通自制而成,鬥腹上銘有“形似龍,氣如虹;德能容,誌於通”。他的另一最愛是藏書。1936年住清華園新南院11號時,門前藤蘿架上結出一對並蒂的葫蘆,他十分喜歡,將書房命名為“葫蘆連理之齋”。他坐擁書城,有藏書萬余冊。有錢他就買書,有趣的是1926年4月回國時,他因把錢都用在買書上了,到上海下船時身上只剩一元錢,回家的交通費都不夠。他當時收藏的《達爾文文集》,極為珍稀。“文革”時抄家,紅衛兵問,別的教授家都有幾萬元的存款,為什麽你家只有100多元?他說全買書了。他收藏的《不列顛百科全書》(第11版)派上了大用場。當時為中印邊界問題,政府需要邊境史料,周總理親自向他提出借用這套書,還書時還有總理的復信。後來這些藏書除女兒們各留一套作為紀念外,都捐給國家了。

    潘光旦很註意生活情趣。戰時在昆明,他也會營造書房的氛圍。一張大書桌為自制——兩側用包裝木箱橫豎疊加成桌腳,上架兩條長木板為桌面,一如裁縫師傅的工作臺。臺上備有文房四寶。還有拾來的石頭和竹木制品做小擺設。因房子四面有窗,他命名為“四照閣”。苦中作樂,不乏文人雅士情調。

    幽默是潘光旦的絕活。他獨足,當政協委員時外出視察,走路用雙拐,葉篤義先生照顧他。有人取笑他說:“潘先生的立場觀點都有問題。”他說:“不只如此,我的方法也有問題,我架的雙拐是美國貨。”(葉篤義:《雖九死其猶未悔》,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他喜歡研究家譜,看了許多他姓家譜。有人送他一副對聯:“尋自身快樂,光他姓門楣。”

    因潘光旦行走用木拐,朋友徐誌摩戲言“胡聖潘仙”。胡聖,指胡適;潘仙,指潘光旦,比喻他為名列八仙之一的李鐵拐。他還喜歡旅遊,挑戰自我,“到人不到”之處,偏幹一些常人認為肢殘人幹不了的事。在西南聯大演講時,他講到孔子時說:“對於孔老夫子,我是佩服得五體投地的。”說著,他看了一眼自己缺失的一條腿,更正道:“講錯了,應該是四體投地。”引得同學們大笑。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