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毛彥文的往事(1)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毛彥文,早被歷史丟在某個角落,只在人們談論吳宓的情感世界時,偶被提及。吳宓是位愛情至上主義者,他曾在講臺上對著學生朗誦他的情詩:“吳宓苦愛毛彥文,三洲人士共驚聞。離婚不畏聖賢譏,金錢名譽何足雲。”成為一時笑談。在吳宓自導自演的愛情悲劇中,毛彥文留給世人的印象似乎是一位薄情寡義的女子。這是一種誤讀。美東密西根大學歷史教授羅久華(羅家倫之女)認為,“毛彥文女士堪稱近代中國史上的一位傳奇女性”,她多彩多姿的一生,不乏可圈點之處。

    毛彥文(1898—1999),浙江江山人,生於一鄉紳之家。其父毛華東,承祖業經商,因不善經營,家道日漸中落,牢騷滿腹頹廢一生。其母朱環佩,容貌娟秀,溫柔智慧,雖不知書但達理、識事、賢淑。家庭本來挺和睦,但因毛彥文的母親生了5個女兒,成了罪人,在家中受盡婆婆的虐待、丈夫的冷落。父親先納妾生一子,後又在外金屋藏嬌。母親不堪侮辱,與其相爭,常遭毆打,兩人分居。祖母素不喜女孩,毛彥文自幼由外祖母撫養。母親含淚對小彥文說:“月仙(小名)記住,你們姐妹長大了要為我爭氣,好好做有用的人!”……這在年幼的毛彥文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深知女性社會地位低下之苦,決心做個自尊、自強、自立的新女性。

    幼年的毛彥文在家受到私塾啟蒙教育。她天資聰穎,對新生事物有天生的敏感和興趣。1913年江山縣發起天足運動,成立天足基金會,她勇敢地上臺去講演,並鄭重地捐了一枚銀元。由於她的聰明,被縣裏保送進杭州女師講習班,兩年後畢業當了小學教員。毛彥文誌存高遠,想讀大學,旋入吳興的湖郡女校,專攻英文。在這所教會學校裏,她與同班的朱曦(熊希齡的內侄女)結成知己,以至影響了她的一生。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