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毛彥文的往事(5)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毛彥文又名海倫。此名是吳宓代取的。在吳宓心中,海倫是聖女,是希臘荷馬神話中人見人愛的最高天神宙斯的女兒。吳宓為海倫寫了大量的情詩。毛彥文自尊心強,在被朱君毅“遺棄”之後,發奮深造,於1929年赴美留學獲碩士學位,1931年回國。這期間,吳宓曾覓一機緣赴美,在一家旅館約見毛彥文。兩人談文論道十分投機,入夜暴雨大作,交通中斷,毛彥文不得歸。夜深,吳宓提議毛上床休息,並說:“我反對《西廂記》裏的張生,我贊成《紅樓夢》裏的寶玉,賈寶玉從不對林妹妹動手動腳!”當夜,吳、毛果同床共眠,吳以“非禮勿動”的君子風度處之,竟一夜相安無事。事後,吳鄭重地將此事記在《吳宓日記》中。

    毛彥文始終對吳宓保持著距離,認為這是吳宓往時看過太多她致朱君毅的信而發生的憧憬。“其實吳並不了解海倫,他們二人的性格完全不同。”“海倫平凡而有個性,對於中英文學一無根基,且嘗過失戀苦果,對於男人失去信心,縱令吳與海倫勉強結合,也許不會幸福,說不定會再鬧仳離。”“尤其令海倫不能忍受的,是吳幾乎每次致海倫信中都要敘述自己某年起,從朱處讀到她的信及漸萌幻想等等,這不是更令海倫發生反感嗎?”

    癡情的吳宓,竟在熊希齡逝世後,再度燃起追求毛彥文之火。最後自然仍以失敗告終。吳此後吞聲忍泣,埋首書齋,寄情詩詞,聊遣愁懷。“平生愛海倫,臨老亦眷戀。世裏音書絕,夢中神影現。”算是他真實的心靈寫照。直至60年代,吳宓還請人畫了一張毛彥文的肖像懸於壁上自賞。溫源寧評論吳宓時說他是“一個孤獨的悲劇角色!尤其可悲的是完全不了解他自己。他承認自己是一個熱誠的人文主義者和古典主義者,但從他的氣質上看,他卻是個徹頭徹尾的浪漫主義者!”

    另有一說。也有人根據吳宓所存毛彥文的舊劄認為,毛彥文曾向吳宓表示過她的情懷:“先生當記得我們倆在東北大學相處的日子,先生在東北大學任教,彥文若不是真心愛先生,會有到東北看望先生的那一舉一動的表現嗎?”“我把先生送出門外,先生離開了我,一直往前走去,沒有再回頭看我一眼。我一直站著,到看不見那消失了的先生的背影,才獨自回來,把門關上。……”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