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自古紅顏多薄命——悲情廬隱(4)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1921年廬隱加入了茅盾、鄭振鐸創組的文學研究會。她是第一批會員,登記的序號是13,是繼12位發起人之後的第一位,也是首批21位會員中唯一的女作家。她的《一個著作家》經鄭振鐸推薦,已在全國最有影響的茅盾主編的《小說月報》上發表,大大地鼓舞了她創作的自信。她由此正式開始她的文學生涯。

    廬隱就是廬隱,獨一無二的追求個性解放的新女性。面對家人的責難,親朋的嘲諷和世人的唾罵,她竟向郭夢良堅定地表示:“只要我們有愛情,你有妻子也不要緊。”一語驚天下。廬隱一意孤行,於1922年夏在上海與郭夢良以“同室”的名義結婚。這一驚人之舉震動了文壇乃至社會。

    然而,新婚的歡樂是短暫的。婚後,廬隱與郭夢良遵郭父之命回福建老家探親,與郭的發妻同住在一間屋檐下。自尊心極強的廬隱這才體會到“做小”的尷尬和卑微。她遭受到冷遇、歧視,猶如掉入絕望的深井。我行我素慣了的廬隱忍受不了“胯下之辱”,1924年,她在致好友程俊英的信中辛酸地哀嘆:“……過去我們所理想的那種至高無上的愛,只應天上有,不在人間。……回鄉探視,備受奚落之苦,而郭處之泰然。俊英,此豈理想主義者之過乎?”憤懣郁結在胸。

    悲哀的是,本生活在北京的廬隱的母親黃夫人,從內心是愛女兒的。當初廬隱執意與林鴻俊訂婚,她做了讓步,為成全女兒,她將私蓄2000元托親戚之名,資助林鴻俊上大學。可到後來,廬隱鬧退婚。也罷。竟下嫁一個有婦之夫“做小”。廬母遍受親友、街鄰的冷嘲熱諷,無地自容,不得不遷回老家,終日郁郁寡歡,不到兩個月便告別人世……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