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毛彥文的往事(8)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蜜月期間,熊希齡作《蓮湖雙鷺圖》並題詞贈毛彥文,以誌“一生花下,朝朝暮暮相守。”時適毛母逝世“三七”紀念,他們雙雙返回故裏。熊著孝服,對家中年輕於他的長輩執禮甚恭,沒有任何架子,受到鄉人交口贊譽。熊氏還作《奇緣》一詩記之。詩曰:

    癡情直堪稱情聖,相見猶嫌恨晚年。

    同挽鹿車歸故裏,世人爭看說奇緣。

    不知情者或認為毛嫁熊,是看中錢財。其實,早在朱其慧去世後,熊希齡即把動產分給兩女,房子等不動產悉數捐給他設立的“熊朱義助兒童福利基金社”(以夫婦二人的姓命名)。熊已是“無產階級”,現重組家庭,當基金董事會同仁研究後對毛彥文說:“擬把他捐出的產業歸還一半作為新家庭的開支”時,毛彥文當即表示:“不要把已經捐出去的產業,因我的緣故而有所改變,董事會諸公的建議,我心領好意,但不敢贊同。”熊希齡聽了十分高興,對毛彥文說,“我沒有看錯人,你沒有給我丟臉!”最後,董事會決議,每月補貼他們生活費800元。後因戰亂,物價飛漲,毛彥文不得不變賣熊的汽車,以典當首飾度日。

    盡管毛彥文是夫唱婦隨,然年齡之差太大,熊內心總有點自卑。某年聖誕節,兩人逛商場,毛差熊先回家。熊不允。隨同往返,但神色不快。熊午睡,毛私出歸來,見熊臥床流淚,為之訝然。一問方知,熊是以為毛嫌他年老,不願一同購物,怕人笑話。毛彥文告訴他,她是想購一只手表贈他做聖誕禮物,給他一個意外的驚喜。熊聽罷破涕為笑。初婚的毛彥文不好意思直呼其名,跟熊的外孫叫“爺爺”,熊不高興。熊要毛喊他“秉愛”,他呼毛為“彥愛”。毛彥文最後就稱他為“秉”,親切又自然。

    他們相處總共不到3年。1937年12月25日熊希齡猝逝於香港,他是“因初期抗戰失利,受刺激太深,精神負擔過重,驟然喪生!”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