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陳存仁“另眼”看名人(6)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吳那時年事雖高,但心態年輕,喜歡談性事逗樂。他將呂班路的書房命名為“寄”,曾作《寄序》,序文中竟有“雖有佳麗,未有繾綣”句。他喜歡寫小篆,陳存仁勸他“小篆寫得慢,何不寫另一種字體?”吳笑曰:“什麽叫篆,只是(男女)纏纏而已。”他居然寫出3個不同形狀的篆體字“人”(一站立,一工作,一性交)給陳欣賞。還以“女為悅己者容”的“容”為例,剖析給陳存仁聽:“先是一點代表一個頭,次是代表肩和擁抱的兩只手,中間兩點是胸前突出的兩個東西,再下的是代表兩條腿,中央的一個口子,是代表那個東西。”說到“那個東西”時,吳稚暉自己也忍俊不禁,笑了;還用無錫方言念他寫的那首流傳甚廣的關於男女房事的俚歌給陳存仁聽。

    40年代末,吳稚暉寄居上海歲月,收入全靠賣字。墨金不貴,求者甚眾。寫件都由他樓下的“寄舫裱畫店”代收,每日多達百件,須花費三四個小時。他寫得快,沒有積件,今日送錢,明日取貨,這倒帶動了裱畫店的生意。他的潤例特別,比別人要多收一成,名為“磨墨費”,送給代為研墨的阿林。吳那時訪客少,上午寫字,下午無事,便當“孩兒王”,教裱畫工的兒子、樓下賣烘山芋小販的兒子和一個街對面縫裙婆的女兒。他為他們買筆墨、書籍,教國文、英文、算術、寫字4課,打發晚年寂寞時光,悅人娛己。

    陳存仁認為,吳稚暉之長壽,與他的樂觀精神有關,認識到了心理衛生的真諦,“以歡樂暢笑為他的養生之本”。吳有句名言:“笑一笑,少一少,惱一惱,老一老。”陳覺得吳稚暉是一位“心理衛生的實踐者。”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