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陳存仁“另眼”看名人(9)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杜月笙:自始至終,支持抗戰

    杜月笙(1881—1951),上海黑幫幫主,與黃金榮、張嘯林並稱舊上海灘三大亨。他出入黑道、白道,遊刃於商界、政界。他的混事惡魔行徑在坊間流傳甚廣。而陳存仁的回憶,使我們看到杜氏的“另一面”。

    陳存仁與杜月笙相交,奇在因文字結緣。陳是中醫,毛筆字寫得漂亮,常被淞滬警廳偵緝隊長韋某拉去代寫拜杜月笙帖。杜氏欣賞陳寫的帖子,陳也想“見識見識”杜,由韋搭橋,始得相識。陳存仁的見面禮很特別,是一本有關杜氏的報紙文章的剪貼簿。杜月笙不識字,讓他念,陳就把杜與黃金榮、張嘯林在杭州西泠橋畔建武松墓、捐資建校舍、調解靜安寺僧爭房產的新聞一一讀給杜聽。杜月笙十分高興,說請他以後留心,有任何新聞剪下來,補貼上。陳存仁變成了杜家的常客。

    陳對杜的第一印象:身材像個弱書生,穿一件熟羅長衫,腳蹬皮質的中式鞋,其他沒有特別處,有點“英雄見慣也平常”的味道。陳說杜不識字,只識自己的名字和一至十這10個數目字。又說杜雖不識字,但明事理。杜月笙幼年失怙,家貧,擺水果攤糊口。發跡後卻興辦教育,創辦的正始中學可招6000名學生。學生多是窮人家孩子,免費;即對收費者,數目也微。陳存仁記憶中學校大禮堂比香港大會堂餐廳還大,上海第一屆參政會就在那兒召開。陳存仁認為,杜氏所受的教育得益於聽書,如《嶽傳》、《水滸傳》、《七俠五義》和《三國》之類,他的發跡也是由“桃園三結義”開始,因此杜月笙對劇藝界人士很照顧。有趣的是國民政府和蔣介石曾授予他“少將銜”,杜氏十分興奮,著軍服、佩證章拍了一張大照片,刊在《申報》和《新聞報》上。數年後上海演出滑稽戲《小山東到上海》,十分火暴。程笑亭演劇中浦東的“陶巡長”,穿一身警服與杜的戎裝照相似,說的一口浦東國語,極像杜月笙口吻,聽者無不捧腹。杜的門生覺得這是在影射杜先生,“要去搗亂一下”。杜月笙聽後瞪眼喝止:“大家浦東人,有飯大家吃。”並令人接洽要請程笑亭到他家演堂會。程一聽,嚇得面如土色。接洽的人說,杜先生保證不難為他。程笑亭無奈,只好去演,逗得杜氏笑個不止,“重賞而散”。杜月笙本窮人出身,暴富後對弱者比較關心,尤其是鰥寡孤獨。早年他給故土浦東地區的寡婦每人發一個“折子”,憑折可到他的賬房領月貼7元(兩擔米的價格),凡領折者去世,“還折”時還贈100元殮葬費。1931年長江大水,數百萬人無家可歸。杜氏自列名單,設宴六席,宴請上海富商募金。當場募集75000元,杜氏捐出25000元,湊足10萬。當時“仁濟慈堂”主席朱子瀾將軍請杜當董事,杜堅辭不就,只說“有事我都幫忙”。

    杜月笙雖是“目不識丁”的粗人,但對文人很尊重,自己的名字由“月生”改為風雅的“月笙”(據說由章太炎改,筆者)。他禮賢下士,陳存仁初識杜時他家裏只有一個賬房先生,後來才有書記,還延攬精通文墨者到門下做秘書,“六君子”之一楊度即是。章士釗、章太炎等大文人都是他的座上客。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