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花落人亡有人知—亂世才女蘇青(1)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蘇張雙璧

    雲幕低垂,冷雨敲窗。殯儀館內,一片森然。

    她靜靜地躺在靈堂裏。沒開追悼會,沒放哀樂,沒有花圈和挽聯,沒有上峰和友朋,當然也沒有悼詞。膝下眾多兒孫中,只來了5位。他們緩緩地從她身邊走過,瞻仰她的遺容。幾分鐘後,她便被推入火海,化作了一縷輕煙……

    她叫蘇青。曾與宋美齡、張幼儀、胡蝶、阮玲玉、王映霞等同被稱為“十個女人的上海灘”之一的蘇青。

    上世紀40年代,人們稱蘇青、張愛玲為上海灘女作家中的“雙璧”。她倆畢竟是有瑕疵的玉,滄桑幾度,塵封入土。直至“三十年河西”,“考古隊員”柯靈的一篇《遙寄張愛玲》,使張愛玲復活。俄頃,張愛玲的大小雜著像零珠碎玉,奪目於書肆坊間。猶如一枚紀念章的背面的蘇青,也隨之躍入人們的視野。

    張、蘇,這兩株“孤島時期荒蕪文壇上並列的奇葩”,她們因觀點、旨趣相同成為至交。若就當年的影響而言,蘇青不在張愛玲之下,故時稱“蘇張”。蘇青的《結婚十年》、《浣錦集》較張愛玲的《傳奇》、《流言》還要暢銷。僅《結婚十年》截至1948年,重版便達36次之多!《雜誌》(1945年第14期16卷)推出的《蘇青張愛玲對談記》,編者謂她們是“當前上海文壇上最負盛譽的女作家”,把她們的盛名推到了極致。

    這對文壇姐妹,相互欣賞,相互支持,沒有同行相嫉,同性相妒的惡習。無論私下或臺上不時互為捧場。蘇青當著媒體的面聲言:“女作家的作品,我從來不大看,只看張愛玲的文章。”“我讀張愛玲的作品,覺得自有一種魅力,非急切地看下去不可。……它的鮮明色彩,又如一幅圖畫,對於顏色的渲染,就連最好的圖畫也趕不上,也許人間本無此顏色,而張女士真可以是一個‘仙才’了,我最敬佩她,並不是瞎捧。”張愛玲評說蘇青也不諱言:“如果必須把女作者特別分作一欄來評論的話,那麽,把我同冰心、白薇他們來比較,我實在不能引以為榮,只有和蘇青相提並論我是甘心情願的。”你唱我和,愉己悅人。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