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花落人亡有人知—亂世才女蘇青(3)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成敗在己

    蘇青(1914—1982)生於浙江鄞縣,名和儀,抗戰勝利後筆名改用馮允莊。其父馮松雨,庚款留學生,哥倫比亞大學經濟系畢業,學成回國後在上海某銀行任經理,但不幸英年早逝。蘇青高中是在浙江省立四中讀的。她愛好文藝,常在校刊上發表習作,又會吹簫,被同學稱為“天才的文藝女神”。她愛國也不落人後,“九•一八”事變,她與同學們一起上街遊行,發傳單。淞滬戰後,國事蜩螗,便埋首讀書。蘇青就讀的女子師範改為中山公學(初中)時,男女同校。同窗李欽後長相英俊,外語好,家境富裕。一次他們同臺演出莎翁的《羅密歐與朱麗葉》,滋生了愛情。李家來說親,時值蘇青的父親已過世,家境拮據,便同意訂婚。1933年蘇青蟾宮折桂,考入中央大學外文系,是溫州地區所轄6縣中唯一的一個。李欽後考入東吳大學法律系,他大概擔心這位“寧波皇後”在中大讀書會有情變,提出結婚。蘇青不願,但在母親的苦勸之下,於1934年成親(這段歷史諸多版本說法不一,筆者擇善而從)。

    婚禮是隆重的,中西合璧。蘇青在自傳體小說《結婚十年》中,有精彩的描述。但花好月不圓,蜜月不蜜。蘇青是帶著李家的“喜”被迎娶的,但她發現丈夫並不怎麽體貼她,倒對表嫂瑞仙含情脈脈。蘇青怏怏不樂,婚後便返中大上學。可“喜”在一天天變大。校紀難容,蘇青不得已退學,在家待產。李家一心以為蘇青能生一脈延續家族香火,孰料產下的是個女兒!李家上下臉色嘩變。丈夫的不忠,公婆的不屑,小姑的齷齪,蘇青算是初嘗了人情冷暖。她曾到一小學任教,與她搭檔的是年輕帥氣的男性,便有人饒舌。人言可畏。她幹了三個月便辭職,回家做少奶奶了。

    1935年秋,蘇青、李欽後築巢上海,她從幽居的深閨來到了燈紅酒綠的十裏洋場。李欽後還在讀書,蘇青一人在家,實在無聊透頂。無聊到模擬獨幕劇中的人物自己和自己對話,打發寂寞。那時錢是他們最大的難題。丈夫認為既已結婚,就無臉向家中伸手。總是寅吃卯糧,往往為錢鬥嘴。一次蘇青向丈夫要錢買米,李欽後竟然摑了她一耳光,還說:“你也是知識分子,可以自己去賺錢啊!”她五內俱焚。就為這一耳光,為爭取在家庭中的地位,她要找工作,掙錢。每天《新聞報》一到,蘇青專看招聘廣告,然後寫信自我推薦。一份份求職信,像一只只放飛的野鴿子,杳無音信。日坐愁城。她想學外語會話,好謀職,錢哪來?想想每天為小菜錢向丈夫要還要費口水,再向丈夫要學費她更覺自討無趣了。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