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花落人亡有人知—亂世才女蘇青(5)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毀譽由人

    蘇青雖說與張愛玲齊名,但她的《結婚十年》和《浣錦集》究竟有多高的文學價值?“喚醒了往古今來無所不在的妻性母親的回憶。”(張愛玲)“不但在內容上,而且在形式上都不受傳統的束縛,沒有一點做作。”(胡蘭成)“倘若能看清蘇青,大約便可認識上海的女性市民。”(王安憶)時下,尚未見權威人士的評論。新近有研究者認為,蘇青在那個時代是一位具有“堪稱‘前衛’的女性意識”的作家,(毛海瑩)“是一個對事業、對精神生活有所追求的女性”。(王一心)

    蘇青做人的瑕疵,我們當然是不能漠視的。

    陶亢德是她在文學道路上的恩人。蘇青與大漢奸周佛海及陳公博的相識也是陶亢德介紹的。說蘇青走紅是《古今》捧的,不無道理。她在《古今》上發的第一篇文章是《論離婚》,堪稱絕妙,受到時為上海“市長”的陳公博的欣賞。該刊創辦者朱樸,是汪偽交通部次長。朱樸點撥蘇青寫文章奉承一下陳公博。蘇青可能考慮自己一孤身女子在外混事不容易,需要有人庇護吧,在《〈古今〉的印象》一文中,果真吹捧了陳公博一番。忠奸不辨,實在令人心痛(也許她已有所察覺,在後來出版的4部散文集中,均未收此文)。投桃報李,陳公博給蘇青介紹工作:或者做他的私人秘書,或者任市政府專員。大概蘇青怕陳公博有所圖,選做專員,混入官場。盡管她只幹了3個月,但代價是慘重的,她由此沾上了“漢奸嫌疑”,這頁歷史是抹不去的。此時有人以匿名方式寄給她一張10萬元支票,蘇青曾猶豫,猜想是陳送的,但信封上無寫信人的地址。恰那時蘇青要養全家老小5口,日子實在不好過,她就饑不擇食,收了。生活有所改善後的蘇青,不甘寂寞,想出人頭地地幹一番事業。她審時度勢,決定辦刊物。刊名定為《天地》,取談天說地、無所不包、無所不容的意思。這油然令人聯想到是延續《古今》的余緒,一指時間,一指空間,故有人認為這是“天造地設,妙古絕今,可謂巧合之至。”

    1943年10月10日,在周佛海、陳公博的資助下,天地出版社兼《天地》月刊在上海愛多亞路(今延安東路)160號601室掛牌開業。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