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自古紅顏多薄命——悲情廬隱(9)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七嘴八舌話廬隱

    關於廬隱的為人與為文,她的朋友們有中肯的評說:

    “雖然這幾篇(指《海濱故人》集內前7個短篇,筆者)在思想上和技術上都還幼稚,但‘五四’時期的女作家能夠註目在革命性的社會題材的,不能不推廬隱是第一人。”(茅盾:《論廬隱》)

    “我平生最瞧不起鋒芒外露或浮而不實的人,對於廬隱不僅不討厭,竟反十分喜歡。這中間有兩種原因:一則佩服她敏捷的天才。……二則廬隱外表雖然飛揚跋扈,不可一世,甚或驕傲得難以教人親近,其實是一個胸無城府、光明磊落的人。”(蘇雪林:《關於廬隱的回憶》)

    “在那群老同學中,她是比較最能接受新思想的;在別人對於新詩小說的創作還在遲疑猶豫的時候,她的作品已在報紙上發表了。她那微近男性的談吐,她那時似傲慢的舉措,她那對於愛的熱烈追求,這些使她的老友對她常有微詞的地方都可以顯示我們她是有個性的,有使她不落於庸俗的個性。”(馮沅君:《憶廬隱》)

    “人生是時時在追求掙紮中,雖明知是幻想虛影,然終於不能不前去追求;明知是深淵懸崖,然終於不能不勉強掙紮;你我是這樣,許多眾生也是這樣,然而誰也不能逃此羅網以自救拔。”(石評梅:《給廬隱》)

    “廬隱的天真,使你疑心‘時光’不一定會在每一個人心上走過;喝酒是她愛的,寫文章是她愛的,打麻雀是她愛的,唯建是她愛的……”(邵洵美:《廬隱的故事》)

    “廬隱就是這麽一個很痛快的人,高興起來,就哈哈大笑;煩悶的時候,就痛飲幾杯;傷心的時候就大哭一場,看不順眼的事情,就破口大罵,毫不顧到什麽環境不環境。”(謝冰瑩:《黃廬隱》)

    “廬隱既是一個受時代虐待的女性,她又是一個叛逆時代的女性。”(陸晶清:《淺談廬隱及其作品》)

    而廬隱自己則說:“我想遊戲人間,反被人間遊戲了我!”“我就是喜歡玩火,我願讓火把我燒成灰燼。”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