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晁蓋不是合格的黑社會老大

作者:劉亞洲   出版社:金城出版社  和訊讀書

    二、晁蓋不是合格的黑社會老大

    如果要給托塔天王晁蓋下個《水滸傳》的評語,可算作一個不稱職的黑社會老大,雖然算不得蓋棺論定,但至少說得過去,符合水泊梁山發展的真實狀況。

    嚴格說來,晁蓋做水泊梁山的天王,成為黑社會老大,有很偶然的因素。從誌向、胸懷、人望及領導才能的任何一個方面比較,晁蓋確實都不及宋江。稍稍展開點比較,晁蓋甚至都不及魯智深。宋江能代替晁蓋執政梁山,從梁山發展角度看,未嘗不是一大幸事。否則,梁山無論在規模、名氣、前途上,都會很小,甚至可能回到王倫時代。

    從這個意義上說,宋江取代晁蓋,是梁山歷史發展的必然。而以晁蓋的死換來這個必然,不失為一種合理的安排。

    不過,這並不是說,晁蓋就一定被宋江取代。從《水滸傳》的進程與梁山的事業發展看,晁蓋大可以不死,他的被宋江“逼死”,其實是其無能與領導方法過於簡單的結果。

    領導方式過於簡單

    從搭檔選擇上說,晁蓋在第一次當天王時就錯失了機會,沒有從制度安排上奠定好基礎。

    這並不是說,晁蓋不能做梁山的天王。但是,做了天王之後,於公於私,一定要安排好副手,當然,如果不立副手,以後也不立,並寫進梁山明文或者當眾宣布公示。而如果一定要安排副手,則林衝就是最好的搭檔。林衝的能力與立功表現都夠做二天王,晁蓋也可因林衝火並了王倫來反牽制林衝,是一舉多得的人事安排。立吳用為副手,既顯得晁蓋私心太重,立自己年輕夥伴為副手,擋住了很多人的進階機會。當然,這種安排本身也說明,晁蓋的眼界確實不夠,不足以幹大事。

    從人才隊伍建設上,晁蓋的識見與能力就更為庸常了,甚至犯過比王倫還要糟糕的錯誤。

    梁山自認是江湖好漢的團隊,那但凡是江湖好漢,尤其是遠道慕名投奔而來的江湖好漢,不但不能拒絕,而且一定要妥善安排。你看宋江與柴進,但凡天下漢子,不論才能如何,有時甚至不管人品如何,哪怕是流放發配之人,但凡投靠而來的,統統接納容留,散財傾力結交。實在道不同才放棄,像洪教頭被林衝打翻後離去就是一例。其實,加入梁山前的晁蓋,何嘗不是如此?可真做了天王了,當上黑社會老大了,就忘記江湖起碼規矩甚至破壞規矩,那肯定會人心向背,何以可持續發展?

    這方面的例子,最典型的莫過於石秀與楊雄投奔梁山時,晁蓋的那句“斬訖報來”的昏話。因為楊雄、石秀、時遷等三人在投奔梁山的路上,偷吃了一只雞而要殺三人,此舉除了過分殘忍外,還透著極端的無知。水泊梁山奉行的是好漢(強盜)邏輯,義氣是第一位的,好漢間相互投靠是很順理成章的事,連王倫那樣的庸才,還知道拿出一盤銀子禮送遠道投奔的林衝呢。反觀晁蓋,不僅冷落投奔而來的好漢,而且要推出斬首,往近了淺了說,是冷了傷了石秀、楊雄等投奔者的心,令與宋江一道加入的英雄們心中不齒;往深裏說,是晁蓋踐踏了梁山的好漢規則,自失人心,也為宋江籠絡人心打下基礎。

    應對宋江挑戰失誤

    從時機的選擇上,晁蓋所犯的錯誤就可愛有余而智慧太不足了。這主要體現在宋江加入梁山做副頭領之後,晁蓋屢要挑戰宋江的權威。

    嚴格說,晁蓋不需要挑戰宋江。盜亦有道,黑社會是很講究秩序的,老大挑戰老二本身,就是很可笑的事情,起碼不是老大應有的心態和應該采取的方法。

    晁蓋對付宋江坐大的無為之道,是任由其做大,然後做太上皇。有為的做法是韜光養晦,等待宋江犯錯誤,然後借刀殺人。客觀說,晁蓋在一日,宋江輕易不能也不敢翻盤。在黑社會,老二翻盤要有非常過硬的理由,而且江湖風險極大,宋江輕易不敢犯險。

    但是,晁天王自己居然坐不住了。坐不住也可以,找個弱地方帶兵去打一下,顯擺顯擺也就行了,偏偏選擇了曾頭市發威,那是天下最強大的莊子。晁蓋如果一定要挑戰二當家的,完全可以選擇個弱寨,打勝回去,用成果告訴宋江,老大我能打著呢,這就夠了。

    退一步說,如果晁蓋一定打曾頭市這樣的強莊,也應該讓宋江帶人先去試打,既可觀望,也可思量。宋江失敗了,晁蓋再出馬也不遲,更顯得老大發威的力量。

    再退一步說,就算晁蓋非得親自出馬打曾頭市不可,大可低調出征,根本不必口出狂言“不捉得這畜生,誓不回山!”說這話時,晁蓋基本上已經把自己推到死胡同裏,回不得梁山了,死是再光彩不過的退路。

    再退一步說,晁蓋是天王,曾頭市是硬寨,完全可以出動全部兵馬,根本不必孤軍犯險。

    再退一步說,軍師吳用是晁蓋小時候的朋友,公孫勝是慕?蓋的大名合謀搶生辰綱的。打這樣的硬仗,沒有他們還行?結果晁蓋根本不點這兩位,是看不起吳用的智謀、公孫勝的飛沙走石?還是任由他們離開自己的陣營?換句話說,即使吳用與公孫勝不去,也要強帶著去。晁蓋至少名義上還是山寨天王,吳用與公孫勝至少在口頭上不能駁大王面子,但不帶這兩位下山,事實上是把兩位智囊推出了自己的陣營。即使吳用與公孫勝都不肯去,帶神機軍師朱武,肯定也好過沒有智囊。

    再退一步說,林衝、呼延灼之外,還有那麽多大將,為何不多帶些?人為將一些將領向自己的陣營外推,很不理智,更不明智。

    再退一步說,石秀、楊雄是險些被晁蓋砍頭之人,不僅不能指望他們馬前真正效力,是能不帶就不帶的人。即便二人不是關鍵時捅刀子之人,出人不出力,放黑哨有沒有可能?

    再退一步說,已經孤軍犯險,還敢輕信,犯了兵家大忌。那兩個根本不靠譜的和尚,怎麽就信了?

    再退一步說,林衝臨敵經驗,在梁山是最豐富的,又是扶晁蓋為王的。林衝曾主動提出要代晁蓋深入敵後,為何不允?

    再退一步說……


微博評論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