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陸海軍對立,以致不能統制

作者:日本讀賣新聞戰爭責任檢證委員會   出版社:新華出版社  和訊讀書
  在中途島和瓜達爾卡納爾的作戰失敗,戰局進一步惡化後,東條內閣的戰爭指導體制開始大大地動搖了。在瓜達爾卡納爾作戰敗勢已明的1942年(昭和17年)12月下旬,陸海兩軍作戰課的幕僚們發生了激烈的爭執。

  “沒有彈藥和糧食,戰爭怎麽可能取勝?海軍麻痹大意給了敵人可乘之機,連累了陸軍,這才是敗局的起因。”“陸軍第二師團把兵力投入到那樣的密林中,這難道不是導致失敗的原因嗎?”

  不能及時作出撤退的判斷,要導致更多的人被餓死,這是無可爭辯的事實。而陸海軍雙方在瓜達爾卡納爾的戰敗問題上,卻企圖把責任推給對方。

  本來,海軍的戰略是以對美戰爭為主軸,而陸軍則將主力布置在中國大陸,重視對重慶的蔣介石政權進行攻擊,兩軍在基本戰略上的分歧是不能否認的。

  阿圖島“玉碎”後,昭和天皇曾向侍從武官長表示憂慮說:“陸海軍之間果真能夠推心置腹地進行磋商嗎?”

  美軍的陸海軍之間並不是不存在對立,但是,在陸海兩軍參謀機構的上層有參謀長聯席會議,最後是由陸海軍最高司令官即總統作出判斷。

  日本是由參謀本部和軍令部分別制訂各自的作戰計劃進行指導。大本營雖然對陸海兩軍進行協調,但在很多情況下仍無法消除對立。結果,“當兩軍無法通過協商達成一致意見時,只有天皇才能夠作出最後裁斷。然而,天皇對各個具體問題並不主動積極地行使指揮、調整權……實際上,陸海軍在作戰上的配合以及開展統一作戰都是極為困難的。”(戶部良一等,《失敗的本質》,中公文庫)

  而且,根據明治憲法,有關作戰、用兵的“統帥”是與政府組織獨立的。作為“統帥”機關的參謀本部和軍令部,沒有讓首相以及政府方面參與用兵和作戰。

  軍令部甚至對東條首相也隱瞞了中途島海戰的實際情況。直到一個多月以後,東條才得到中途島海戰失敗的消息。

  統帥權的獨立也使參謀們越來越囂張。1942年12月6日深夜,參謀本部的作戰部部長田中新一在首相官邸直接向首相兼陸軍大臣東條要求加征奪回瓜達爾卡納爾所需要的船舶。當東條不同意此要求時,田中竟衝著首相大聲怒罵“渾賬!”

  由於美軍采取“跳島戰術”,使日軍始終處於守勢,東條對這樣的戰局深感焦慮。1943年9月推出的“絕對國防圈”1943年9月在禦前會議上決定的作戰指導方針,在進行戰爭中必須絕對確保的區域。規定此區域“包括千島、小笠原、內南洋(中、西部)、西部新幾內亞、巽他、緬甸”。內南洋指赤道以北的南洋群島。構想,就有將被擴大的戰線縮小,為進行反擊而充實戰力的目的。但在對此的解釋上,陸海軍之間也出現了分歧。

  1944年(昭和19年)2月,東條作出了撤銷杉山參謀總長之職務而自己兼任之舉。東條已經對“統帥”戰而無勝又不傳達情報,積累了嚴重的不信任。杉山拉出德國的希特勒作為例子進行反對,指責東條將政務和統帥混為一談,妨礙統帥。但是,東條厲言反駁道:“不要把我和希特勒相提並論,他是士兵出身,我可是大將,知道該怎麽做。”

  陸軍大臣兼任執掌統帥責任的參謀總長,這是違反建軍以來的規則的。對此,天皇也詢問木戶幸一內大臣“這不違反統帥權獨立的憲法章程嗎?”要求重新予以考慮。東條甚至還想讓海軍大臣嶋田繁一郎也兼任軍令部總長。

  最後,東條的嘗試沒有成功。曾任參謀本部作戰課課長的服部卓四郎戰後總結道:“比起其有利之處,過大的權力和事務集中在同一個人身上造成的弊害(多疑和不滿、嫉妒和壓抑感、措施的無序和不完備)要多得多。”(《大東亞戰爭全史》,原書房)

  戰後,東條曾向原外相重光葵談起對日本戰敗的感想,他認為“根本原因是沒有統一管理。應該掌握一國之命運的總理大臣卻無權參與軍隊的統制這樣的國體,不可能贏得戰爭的勝利”。

感謝您的參與!
查看[本文全部評論]